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惠农小额贷让农牧民“视信如金”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5 04:28   来源:未知   阅读:

【走笔囊谦】

光明日报记者 尚杰 万玛加

一个海拔超过4000米、地处偏远的贫困乡,每年从当地银行贷款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却能连续10年保持“零不良”,其原因何在?7月14日,在玉树州惠农“虫草贷”贴息发放仪式上,来自囊谦县的农牧民介绍了小额贷款“东坝模式”的由来。

一个农户的举动,带动了全乡借贷方式的转变

那是2009年。囊谦县东坝乡吉赛村的养殖大户公巴洛义在购入牲畜时遇到了资金困难,他向农行囊谦县支行求助。银行也为了难:贷款缺乏抵押物,农牧民的风险意识不强,还不上款怎么办?最后双方商议,以多户联保、免抵押的方式,为公巴洛义和几个养殖户每户放贷10万元。

有了资金支持,公巴洛义等人的干劲更足了,他们扩大了养殖规模,提升了经济效益。第二年,都顺利归还了借款,银行又为他们办理了续贷。这下,同村的农牧民发现,用银行的贷款,不仅成本远低于民间借贷,并且只要按时还贷,“再借就不难”。

很快,有资金需求的农牧民纷沓而来。农行囊谦支行开始摸索支农贷款的新模式,他们聘请村两委负责人担任“信贷协管员”,全程参与贷前调查、贷后还款等过程,只要村两委出具证明,无需担保、抵押即可贷款。这极大地降低了贷款门槛、简化了贷款手续,还能督促农牧民将贷款用到生产用途上,为按时还贷奠定了基础。

双方的合作越走越广,到2015年,农行囊谦支行向吉赛村发放的小额农户贷款已经超过500万元,并将这一模式在东坝乡的其他4个村庄扩展。越来越多的农牧民舍弃了民间借贷,跟银行打起了交道。

一个乡的实践,催生出了“省级信用县”

东坝乡距离囊谦县城200公里,因为海拔高、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社会发展十分落后。农行推行的信用贷,让贫困农牧民手里第一次有了上万元的“活钱”,他们纷纷谋发展、找出路。

吉赛村的牧民扎多,从2016年开始每年贷款5万元,用于购买牛犊、采挖虫草、在县城租房供孩子读书等。到今年年初,他家已有牦牛20多头,种植燕麦3亩,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不仅是个人受益。尤达村诺吾拉泽畜牧业合作社,通过捆绑使用贷款,2018年合作社入股的531人还了贷款之后人均分红近7000元,带动一批贫困户脱了贫。

“10年来,农行每年向东坝乡农牧民发放的小额贷款,金额从几十万元、数百万增加到上千万元,但却从未出现过一笔不良贷款。”农行玉树分行行长伍荣介绍,越来越多的农牧民把个人信用看得比金子还重要,即便是短期内出现资金困难,也会想尽办法按时归还贷款。

农行囊谦支行还顺势而为,很快就在东坝乡建立起了当年贷、当年还,年年贷、年年续的良性循环信贷模式,被称为“东坝模式”。在这种模式的带动下,囊谦县逐步建立起了完善的信用体系。2018年年底,该县在“州级信用县”的基础上,被评为“省级信用县”,九乡一镇和69个行政村全部纳入“信用乡”和“信用村”的范围,为农户申请小额惠农贷款提供了便利。

一个县的探索,让全州农牧民受益

囊谦县东坝乡贴息99.9万元,杂多县苏鲁乡贴息61万元、萨胡腾镇贴息75.2万元……在7月14日举行惠农“虫草贷”发放仪式上,来自囊谦、杂多的60余户农牧民代表笑得合不拢嘴。

2019年6月,在囊谦县成功实践的基础上,农行玉树分行针对全州虫草产区的农牧民,推出了一款名为惠农“虫草贷”的金融产品。同样采用的是信用贷款的模式,只要属于“信用户”,无须实物担保便可申请贷款。

截止到今年6月底,农行玉树分行累计发放惠农“虫草贷”5081笔,金额2.46亿元,覆盖囊谦、杂多等72个行政村,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3546笔,一般农户1535户。

玉树州委、州政府注意到了惠农“虫草贷”在解决农牧民短期资金需求、抵制民间非法借贷中发挥的巨大作用,专门拿出484万元为一般农户进行惠农“虫草贷”贴息,加上银行为贫困户执行的扶贫贴息554万元,一年时间为惠农“虫草贷”贴息超过千万元,实现了这一金融产品全额贴息。

“惠农‘虫草贷’为农牧民脱贫致富送来了‘种子钱’。”玉树州委书记吴德军说,玉树作为虫草的主产区,农牧民从事采挖虫草的收入占到总收入的50%以上。通过政府贴息、银行放贷,撬动了低成本的金融资源,解决了农牧民短期的资金需求,为助力脱贫攻坚注入了新动力。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24日 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