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等一朵花开

发布日期:2022-01-21 07:25   来源:未知   阅读:

  林帝浣“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话击中了很多人的内心。

  我们常常把诗和远方,理解成想走就走的辞职环球旅行,仿佛逃离了眼前的乏味环境,人生就会闪闪发光。

  有很多热爱旅行的人,去过欧洲二十国,邮轮环球八十天,南极摸过企鹅,北极观过极光。然而,回来之后,也没看出来有什么本质变化,除了一些酒后谈资和自拍照片,还得继续掉进苟且的生活里。

  一个做企业的朋友,有一次和我去海岛旅游,在海边钓上来一些小鱼,竟然中邪一样地爱上了海钓。他的梦想是要钓上一条两斤以上重的石斑鱼。

  那个朋友,花了大量时间,研究矶钓装备和鱼饵,短短时间里,成了上知天文气压、下晓地理潮汐的专家。两斤的鱼还没钓到,花的时间金钱都够买一吨石斑鱼了。

  有一次和他去珠海的海岛上钓鱼,在大海中一块孤零零的礁石上过夜,用便携小煤气炉煮豆豉鲮鱼和方便面做晚餐。天微微亮时,朝霞红透了无边无际的海面,海浪拍打着脚下的礁石,数不清的海鸥绕着小岛飞舞,日出光芒万丈浮云开合。

  是不是很诗意的场景呢?其实我们不过是为了钓上一条两斤的石斑鱼而已。那次鱼依旧没钓到,但那天壮丽的海上日出,是少有人能看到的。

  对那个朋友来说,诗和远方都归结成了一条鱼。那个等鱼上钩的孤独身影,就是诗;而那些为了钓到鱼而涉猎的天文地理知识,则成了他的远方。

  只要有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能让你不顾功利地沉迷进去,你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有趣的、诗意的人。

  可以做木工,为了打造一张完美的小凳子,耗上你所有的业余时间;可以去拍昆虫,为了等一只蝉蜕壳,能在森林里蹲上三天;可以玩烹调,为了做出一道够味的冬阴功汤,跑遍整个泰国搜集香料;可以练书法,为了写好欧阳询,把整本九成宫每个字勾描下来写上一万次;可以为了喝到一杯好茶,把整条茶马古道徒步走上一遍。